农村学子,你在北大还好吗
 
 

         近年来,寒门难出贵子、农村生源大学生减少成为社会持续关注的热点,对此,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高校,都在招生布局和政策方面对优秀农村学子给予了适度倾斜。但除了招生政策的调节,教育公平的实现还有赖于教育自身的变革,具体而言,除了招生政策导向,提供什么样的教育,对农村学子也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近日,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在校的农村学子,这所学院的学生都是高考中的佼佼者,他们当中的农村学子进入大学后的学习生活状况,无论对我们的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甚至我们怎么看待城乡差异,无疑都是很有意义的。

  两个短板

  张冰来自河南省驻马店市的张老庄村,现在是北大光华学院本科二年级学生,当年是河南省理科第六名。即使是一名高分考生,她在大学的第一节英语课还是可以用几乎没听懂来形容。“河南不考英语听力,我几乎没有接触过听力,所学都为应付考试,没有接触过实用的英语。所以我的大一商务英语,一开始的时候真是一知半解。”

  来自东部沿海地区的林达也是如此,这位来自广东汕头莲塘村的光华本科一年级学生最头疼的也是英语课。“我在英语学习上花费的时间最多,听力还可以,但说的不流畅,关键长期学的是应试英语,不知道在实际中怎么用。英语真是我的硬伤。”

  英语是农村学子的一大短板。光华管理学院负责本科项目的副院长龚六堂说:“他们与其他学生最明显的差距就是英语。这种差距不仅影响他们的英语课成绩,也影响到其他用英文原版教材进行教学的科目,如经济学原理。”

  农村学子还有一个短板是在研究性学习上表现欠佳。龚六堂说:“在一些不需要死记硬背,而需要综合能力的研究性学习上,农村学生因为之前缺乏这方面的训练,在第一学年会表现出明显的不适应,比如小班研讨时,他们无论在表述上,还是在表达能力上,都有明显差距。”不过,这方面的差距也因人而异,关键是学生是否在基础教育阶段接受过研究性学习的模式,例如张冰,她的高中学校实行“高效课堂”改革,教师只是组织课堂,由学生来讲课,从中历练出的口才和胆量让她觉得自己还比较适应大学的研究性学习。

  可以说,农村学子在高等教育阶段中表现出的两个短板,也对基础教育如何进行实用英语教育而非应试英语,如何在高中阶段开展研究性学习,提出了要求。

  神奇变化

  大学一年级对于农村学子来说,是比较艰辛的,付出很多辛苦,还不见得能有好成绩。张冰和林达都坦言,自己第一学年的成绩在班里居后。变化出现在第二学期,“农村学生的成绩开始慢慢上升,他们和城市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在缩小。”龚六堂说。

  “令人兴奋的是第三学期,农村学生的成绩与城市学生的成绩,齐头并进。”龚六堂说,“农村学生学习能力差吗?素质不行吗?到了第三个学期,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他们一点儿也不差,只是因为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他们在某些方面有些差距。这些差距,当把他们放到和城市学生同样的平台时,虽然会暂时落后,但通过努力,他们会赶上甚至超过城市学生。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就光华而言,我们在招生时会继续保持向农村生源倾斜。”

  龚六堂这样总结他所接触到的农村学子的优点:“一是特别勤奋,能吃苦;二是有好奇心,积极学习,接受能力特别强;三是可塑性特别强。”

  差异在哪里

  差距可以缩小、弥合,但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之间仍然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而这种差异造成的不足不像学习成绩那样,在短时间内可以拉平。

  张冰觉得,农村学子的视野受到成长经历中某些因素的限制。“就拿高考报专业志愿来说吧,我高中时喜欢数学和物理,当时一心就想着报这两个专业,后来因为校长实名推荐,我有机会到北大了解到经济管理专业。来北大后,我一直不舍对数学的喜欢,又报了数学双学位,双修的过程中我才发现自己喜欢经济的程度远远大于数学。我就在想,如果我没有提前了解经管专业的机会,可能就去学数学或物理了,也就没有机会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所爱。”

  总的来看,农村学子与城市学子之间存在的差异其实也是当下中国城乡教育和经济生活差异的真实写照。在龚六堂看来,这样的差异不仅存在于城乡学生之间,也存在于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之间,因此,教育公平的实现不可能一蹴而就。具体到目前北大农村学子的情况,除了奋斗拼搏,他们也有着非常阳光积极的一面。张冰对记者说:“我没有因为来自农村就感到自卑。”而学校方面,也在尽力帮助他们,比如光华每一位学生都有出国交换学习一学期的机会,农村学生的相关费用,学院会通过基金资助等方式帮助他们来解决。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